疫情之下 火车站多设备上场消毒
来源:疫情之下 火车站多设备上场消毒发稿时间:2020-04-01 21:32:06


澎湃新闻:关于治疗药物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表示对一些试验药物抱有很大希望,包括瑞德西韦、类风湿关节炎药物Kevzara(sarilumab)、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组合药物,以及羟氯喹。您怎么看?

如果全美各地出现多个“纽约”的话,那就是灾难性的了。所以其他地方要赶紧做好早期的公共卫生防控措施。

最近,疫情已经在欧美等国大面积暴发,与各国纷纷出台边境封锁或禁止外国人入境措施相比,韩国只是强化了入境检查。在近日举办的G20视频会议上,韩国总统文在寅还呼吁即使各国采取入境限制措施,也应赋予那些持有健康证明的商务人士跨国移动自由。

杨功焕:这次美国的表现确实让人很吃惊,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美国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公共卫生专家,美国疾控中心(CDC)是很多国家从事公共卫生的人心中的标杆。然而这次美国CDC发声很少,连数据统计都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做,这都是不寻常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体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能《纽约时报》采访的那50多个专家的讲述揭示了一些问题。总之,美国对这次疫情的处理,确实是延误了时机,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在MERS疫情之后,韩国痛定思痛,大力改革公共卫生管理制度,而且针对MERS疫情时信息不透明问题颁布《公共卫生信息公开法规》。同时,以保健福祉部为首,各地、各医疗机构以及相关协会都纷纷发布“MERS白皮书”,总结MERS的应对教训。其中,保健福祉部的白皮书还制定了针对公民、医疗机构负责人与医生、保健福祉部与疾病管理本部、地方政府与议会、媒体等其它相关部门与机构等各个主体的传染病行动要领,以期提高个人认知以及社会共同认知,改变韩国社会普遍长期存在的“责任回避模式”。这些举措使韩国在此次应对新冠疫情时具有了迅速的反应能力。

当地时间3月23日,美国纽约街头的休息区空无一人。  新华社  图

其次,信息缺乏透明性,政府公信力下降,造成社会恐慌。MERS暴发初期,韩国政府由于担心医院信息公开会造成该区域内民众恐慌,坚持拒绝公开收治患者医院名单。这导致了本没有感染MERS的民众因为不知情而去了收治MERS患者的医院,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感染MERS病毒,之后又去其他医院求诊,造成了病毒的二次传播。由于信息不公开,民众对疫情真实情况充满疑惑,知情权大打折扣,对政府不信任的急剧增加,甚至导致对医疗专家判断和建议也充满怀疑,政府公信力自2014年世越号沉船事件后再次大幅下降,加剧了谣言的传播与社会的恐慌。由于政府未能及时公开疫情信息,民间网站 “MERS MAP”甚至被称为“悲伤的自救之策”——本该国家做的事情却让个人去承担。

这些年轻人感染后,如果不严格隔离在家,会造成进一步感染。州长痛心疾首地批评这个现象,但是泛泛地告知,甚至警告,并不能提高他们的依从性;只有让这些年轻人了解周围疫情的具体信息,才能让他们感知到周围环境的风险,提高他们的依从性。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如果不能让所有人“拉开社交距离”,会直接导致“停摆令”整体失效。

与2015年MERS疫情时相比,韩国此次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确实有显著的改善。日前,美洲多国表示要向韩国学习抗疫经验,而美国总统特朗普还直接向文在寅总统发出了请求支援医疗设备的求助信号。但也有观点指出,其他国家在效仿韩国抗疫模式时会遇到政治意愿和公众意志的障碍,而对于一些深陷疫情的国家来说,要想像韩国这样迅速有效地控制疫情可能已经“太迟了”。

杨功焕:纽约直到几天前,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最近几天病例增加急剧,确实有点告急的意味。目前来看,纽约的情况弄不好病例数上10万是很有可能的。